搜索此博客

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曾经的邂逅已然模糊

不期相遇,相见对望的尴尬,模糊碎片的记忆串不起有过什么的曾经,直到。。。。


一直想。。。。。,在家乡的咖啡店用早餐时,邻座一位男士的脸孔似曾相识,但却想不起来,直到将一碗面吃至半碗的时间,突然恍然大悟,对了。。好久以前曾经的邂逅。
记得在大约十几年前一个旅游胜地,同一个酒店,同一个餐馆遇上了他,他直直望过来,那时记忆犹新,自然懂得他是谁,我倒是懂自己脸上呈现恢恢然,尴尬啊。。过后还和身旁的伴侣提起,就只有是好玩,年轻时的追求者,即使当时也对他有些好感,但深知他的年轻风流狂妄之年,我。。虽也好玩,就还是懂得--没必要真正去碰这一个游戏。于是和他的一段玩玩闹闹的嘴上说说而已的情缘,就在我离开那一区工作后,随着时间流逝,就没有再遇上他了。几年后,在一间书店遇回,他当时陪着一位女孩看书,见了我,互相就相视微笑,就此过了几十年。

那天早上重遇,没有了相视一笑,他脸上的凝重让我无法有任何的解说。回到家里,晚上找找书想看回以前一直有的习惯,就是买一本书后,写下当时的心情。找到了,是的,他总爱用我的车牌号码当作我的名字,总爱在我走过他的店铺前面追着我,问我今晚想不想去看戏,然后不等我回答就说:“你一定不和我去的。” 我。。只有每一次悻悻然,不知所措。。。

真的是那些年的男孩。。

2015年1月5日星期一

谁的匆匆那年


“如果见面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我们要互相亏欠
         要不然凭何怀缅”
*******************************************************

一直在听
强烈的感触不是以往的
    曾经
过去的已成一笑而过的
    故事

一直在听
强烈的触动是无法忽视的
    现在
刚刚的已成一笑凄然的
    依恋

依恋的相视
爱恋永远只是沉在心底
难以浮出的
   倾诉
依恋的注视
会心感受只是睡在心底
难以划分的
   清晰  

不用说的幸福

幸福就是无病无痛
幸福就是不缺钱也钱不多
幸福就是有闲时候钱够花
幸福就是天生丽质白发还没茂盛
幸福就是别扭时还有人疼
幸福就是沉默了就有人懂得让你。。去
幸福就是想流泪也能泪流成河
幸福就是爱人不嫌弃自己的品味
幸福就是无论何项动向都没人过问
幸福就是假期时候夜半人静自己一人独处
幸福就是独处久了有人理解你要的
。。。。。。。。宁静

斐冷翠微凉的傍晚-2014七月凉夏

2014年10月19日星期日

人间婉约

流     流逝无尽的岁月
走     走过聚散的日子
穿     穿过时光的隧道
寻     寻找未来的相遇

岁月没有新添你我的抱怨
日子依然调配着色彩
一路上崎岖还会见曙光
点亮灰色心灵    融化冰冷的绝望

流向大海是那潺潺的河水
扬帆四海是那承诺的梦想
大地之歌是那山川的胸襟
袅绕人间
不是那轻烟   而是低吟轻唱
婉婉约约的歌声


Opus#llf02
(有一首歌, 词已成,曲待谱)


2014年6月9日星期一

写给谁:Leave me alone

写给谁,不重要,因为互相道别的日子离我们是如此的接近,所谓的执著徒让旁人来笑话。今天的牢骚不等于就会放在心头,悲悲戚戚的耿耿于怀,倒是闲时拿来揶揄那追不回的时光,一生的锁定却也种下了这份真挚的情感,若有来世也要互订今生的缘分,但却要让自己谨记“忠于内心原有的自由意愿”。
这如此单纯的,如此只出现在那青涩年代才有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样的强大因素能够让自己决然断绝去实现这一个高飞的梦?
若果没有一双在后面扶持的双手,梦又何其能够轻易高飞呢?
是的,际遇决定了一生的错过,但却造就了两袖清风,绝对自由的个体,想越界干涉吗?原来我已创造了自己私有的,无有一人可以闯进来的世界。


#不要再暗地里为我作出任何决定
我是一个独立个体
不要把所谓的爱倾注在我的身上
我是一个独立个体
我的热情已在十八岁高考前夕给
熄灭
懵懂的白目人生却不断的重演
是纯,是蠢
只在一线间

原本都把一切错体的剧情给了失忆
人生思虑也应迈步至淡然的境界
难道我的沉默表达不了我的决意吗
我的思想不是附属在理所当然的解说里头
暗地里替我安排的历史为何还在重复
懂不懂已埋葬的心结虽打不开
却可以被宠爱
我的独立个体再次被瓦解

Please 
Leave me alone, 
forever.....#


牢骚也是一霎那的情绪,就这一刻,人生没有take 2, 把牢骚拿出来搅一搅,终究也还是有今生,没来世的同船渡,forgiveness for love.

2014年3月17日星期一

那一班还没起飞的MH370











不是不愿意面对事实
而是
无法要去接受你的
不辞而别

空气中原就飘着这些年
在歌声中的香气
寂静中也原就不时闪过
在相聚时的笑声
生活里点滴的声声关怀
也早已成了习惯


你的匆匆行装上路
踏上了无可预知的航程

是你的交待吗

是你一贯的行踪吗

与世无争的你
腼腆无私谦卑的穿梭在
现实无情的城市中
却总有你独特的解读着
人生的
缺憾
既来之则安之
似乎也标志着你的笑看人生

如此无法确定的消息

是否也在那天涯海角
坐着看云起  风止呢

是的
宁愿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凝结
只有浪潮的声音
伴着你永远微笑的
嘴角
看着时间慢慢的倒带

听一曲
生日快乐



2013年12月30日星期一

无题物语















你读人生很多哲理
哲理百家学说
浅读深研
兜转共鸣
暗喻心领
直到你以为你已经把生活经历得
悟性升华
大彻大悟
淡薄世俗

人性的潜在邪恶
会在念头一转之间
那污秽的想法
竟是如此丑陋的
实实在在的表露

你冷眼看着另一个你
深深的
无情的
冷漠的
思考
惟有如此的冷眼
你才能再次领悟
世间你和我的相遇
总会随着时间
空间
温度
退去记忆
改变熟悉
重回陌生
直到
你再次思考你还需要
将这存档留住
还是 DELETE


2013年9月18日星期三

谁的故事















话语要说明就会变
眼神要交待就会变
如果能够不用言语
如果能够省略探索
回头一眸就足以征服
冷酷
深情一眼也就是一辈子的
想念



2013年7月30日星期二

弹指的追逐

几十余载
优游钢琴古典乐
天赐赋予即兴弹奏俏巧
几经穿游
悠然自得

年少虽心戚戚那抓不住的梦想
却身怀绝技
羡煞同窗的琴友
千首千歌乃是天书
琴音潺潺流奔却来自不费之力
脑浆滚滚自沸
欲也如此轻易

沾沾自喜如此多年
滚沸的脑浆却已进入凝固状态
寻寻觅觅的再探意愿
总敲错门
流失了风华年代

许是上天的疼惜
终遇见鬼影神手
以往多少的自以为是
却是如今的深海心悸
脑浆重新将之慢慢翻搅
每一滴汁的熬成都是一段惊艳
年少轻浮不再
任一和弦的应用
都附上了顽童的诡计
简单的记谱
却埋伏了内在的复杂情绪
不规律的音符流泻
也教人急于大开心门
深怕辜负了这颠覆传统的
爵士乐

(记初学正统爵士钢琴给予人生的另类体验)




2013年7月16日星期二

今天话语就此简短


读了朋友的感慨心情留言,今天只想要说,偶尔勾起的回忆总是要努力让眼泪不流下来。但还是感恩日子并没有亏待我。心头总要让自己记得这一句:

世界上美丽的东西太多
我们不可能什么都要
懂得了遗憾
就懂得了人生

2013年6月17日星期一

谢谢你曾经对我的用心

中学六年在马六甲古城的培风中学度过极美好又矛盾非甜美的青少年时代。今年恰逢走过一百年,一连串的庆贺活动皆圆满的落幕。2013 年6月14日将一小部分1982毕业的同学号召回来参与了全球校友聚会晚宴,当晚聚集了较多长居海外或外洲的同学,反倒居住本地的同学们不见多位出席。

30年不是一个短日子,见了面却没半点的陌生。害羞的继续微笑不语,哜喳的依然还是搞笑,证实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家一起变老的模样也掩盖不了本来个性的特质,话题也许需要短暂摸索来回温,但熟悉的互动却是中学同窗数年方能建立的亲切感。事业有成,无成,婚姻美满与否似乎都不在今晚来较量,彼此只要知道"你过得好吗?",心里就放心了。

当年谁爱了谁,谁不和谁一起坐,谁又和谁分了手。再来,谁有被谁追过,谁又暗恋了谁,不认真的雾水缘反倒能够说出来,大伙接着哄堂大笑。活到这把年纪,走过了岁月的无数,最是初次的恋情应该也是印在心里最纯真的那一个板块。始终没有结局的初恋,也应该是最能放得下的秘密,不是吗?

高三那年在抽屉发现一张写着自己名字,但却从纸张的开端到尾端都点着句号的卡片,布满了"不可说的秘密"的"告白",心里没有甜蜜,没有骄傲,只有"哪个xx家伙?",带有少许愤怒,无聊的感觉,心里只有"不要和我故作神秘,不得空和你玩猜谜语"的我。过了大半年,谜底揭开,却是他提早退学的时候。

暗恋永远都属美丽的回忆。不敢,不能说出来的爱当然不会有所谓的故事继续。。。。我听着你的不出席是因为在意如今见面的尴尬,但实情是,若再见着,我。。。只想你会意我的微笑包含了这一句:"没关系,谢谢"。

当年心里其实都把这一个插曲给记着了。很纯,很神圣,谢谢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把我放在心里,不干扰的恋着。

2013年6月1日星期六

每每眉头逼着心头

一天天
一年年
天上的云总还是被风缠绕
姿态也总不能定格
绕啊绕
随手一拈
随眼一督
双手仅是甩不掉的风沙
双眼却是闭不了的冥想

这一刻
这一秒
地上行走的你和我总还是朝着风
寻找远处的影子
转呀转
将心锁紧
将话留住
眉头仅是放不下的忧心
心头却是解不散的尘俗



2013年4月10日星期三

黑眼圈

我的黑眼圈是天生的,很少人会相信,虽然我一度也很困扰,因为总被美容师掰说用某某眼霜是能治好的。但只有我自己知道绝不可能,因为从小就知道这黑眼圈是隔代遗传,当我见到奶奶的妹妹叫姨婆,竟然有着与我一样的黑眼圈!妈妈还指给我看说到:"哪,你的黑眼圈就和这姨婆一模一样。"光荣哦,现在竟然也遗传至女儿,十七岁的她多年来总是懊恼这遗传基因。

当年十七岁,盛直多情善感的年龄,往往夜晚入睡前会因为白天在学校一点触动心里的小事而暗地里流泪,隔天起床看着镜子的自己,那对熊猫眼睛煞是碍眼。

离校后,每每碰到无论学习,情感,工作上的不如意,我这对黑眼圈总是出卖了我,碰着不太熟悉的朋友问起,就会骗说因为昨晚喝了太多水,双眼就浮肿咯。

上天这样的恩賜也因而令我的双眼皮层下方的循环系统呆滞,小油粒轻而易举就形成,累积了十多年,终于一口气在去年初上美容院将之一一去除。要忍住痛,要细心保养,好让小油粒不再来,甚至流泪,也得忍住,要不然就空亏一匮,虽然你永远不晓得那泪腺为何走过了人生的半百仍可以如此的,依然的发达。

四月七日又是清明时日,和大嫂分别准备了老爸生前喜欢的食物,我看见雪柜还有一小盒朱古力还没吃过,便也一起带过去。老爸生前总喜欢雪糕,甜筒或朱古力等的零食。2009 年他和妈咪,大姐还有外孙们到了布拉格东欧国家游玩时,忍不住总要找雪糕吃,姐的二女儿智薇劝说:"公,你的身体那里可以吃这么多?",老爸杀出了一句,让全场的人都没话说:"什么,我毕业了。"他意既从验血报告显示十年前切除肝瘤的手术,健康已进入安全期,但谁也没想到接下来的两年后迎来老爸彻彻底底真正的毕业人生路。

到了孝恩墓园,我先去了祖父,母,二伯的灵位献了花,过到老爸的灵位时,大嫂等已在那儿了,问了问姐的三女儿智湉有没有买到雪糕给公公,她说到:"没有哦,但我和公公说了他老婆今年不能来祭拜他,因为被耳水不平衡症缠上了,还有给他看了劲颖,他曾外孙女的相片。"如此对话,大家似乎都是豁达儿女。

那一晚,眼泪还是浅了,虽然还是在意我明天的黑眼圈。以往老公会识相的leave me alone,今晚却抱了抱我,问了一句其实他懂的答案:"嘿,做莫哭?"我当然深懂生老病死的常理,悲伤却总由不得你轻易把他堵在门外。转了个身,想到他明天还要在凌晨五点起身赶早班飞机去槟城出差,和黑眼圈说句,睡吧。



2013年3月25日星期一

沉默的心事

不说
懒得说
太多无法化解的心事
说吧
要说吗
再多的方程式也解不开

沉默的表现
不是
就此漠不关心
心事的重量
不是
就此石沉大海

世事变数谁能抓准
许下的诺言还是会拐弯
再多的富贵也有这么一天
像那浮云
一掠而过
还来不及抬头
眼角残留的泪却已风干

继续沉默
渐渐习惯点头示意
只有你懂
如果你也有心事
生活如常就像地球的不停歇
心事的累积
只有沉默明白
何谓
无语

2013年2月27日星期三

庸人短语#1.0

当隐身在这完全没有私隐的城市里,寻找心里头最真的意愿是如此的决烈,真实的结果竟然能够让自己的脸孔苍白,木无表情。

无所适从这城市五光十色的气质,为何进入眼帘的配搭要如此极端的讽刺?

不是城市的过失,而是思绪需要沉淀,尚且把不知何时乱踏的脚步停下,内心收敛迷失的信仰,把以往从容的微笑再一次为自己稚气的绽开,不需尝试说服坳扭的表情,它,原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2013年1月27日星期日

允许让我抱着悲伤,赖在你身上

我回头
银幕出现那一年的我
脸上的笑容多么稚嫩
眼神偶尔闪过的忧郁
只会让人觉得多余

我回望
人生故事那么的迂回
心情不慎跌落又拾起
眉宇不让心有所思索
遗憾也觉得太费心

我抓不住永恒
美丽总让人累
我留不住心动
错过总让心碎
我放手笑着走下去
心情不堪那失落
我将悲伤变作天使
抱着她赖在你身上

我的笑
一次又一次告诉你
人生很累
你的笑
一次又一次告诉我
人生不累
我信
只要允许让我继续抱着悲伤
转一个身 赖在你身上

2012年12月2日星期日

陪我走过那么多年的你

小学大约三年级开始爱上阅读报纸,每天翻阅"通报"也是我童年记忆里其中一个快乐的环节。记得每次放了学,匆匆换了家里便服,便冲下楼,爷爷白手起家的杂货酒庄应有尽有,报纸总会放在桌子式雪柜的台面上。第一心急想要看的其实只是占了三分之一版篇幅的漫画,就像后来进了中学,看报纸总会先翻开娱乐,副刊,专栏,最后才会翻阅时事,財经等等。如果说从翻阅报纸来做心理分析,那,这样的阅读程序是否能属不务正业,享乐主义,脱离现实?但,我想小时候喜欢追逐漫画的心理,纯属对生活憧憬着超越现实的完美梦想,那怕只是一则莞尔一笑的纯情笑话,或是连续通俗的漫画专题;如,老夫子。忘了实际上还有其他什么的漫画,无论如何,许多的华文生字也在那时候慢慢累积而提升自己培养每天不忘阅读报纸的习惯直到今。

七十年代的店里每一天总会有至少两,三分华文报,"通报","星洲日报"或"南洋商报",一份英文报"海峡时报"(New Strait Times)是父亲每天必读的,另一个用意是让他孩子多接触英文。但,父亲当初坚持让我们接受华文教育,却忘了在缺乏英语交谈的环境下,加上当时"海峡时报"的英文词汇比起其他英文报都来得深奥苦涩,我们的英文程度其实并没有因此而大大的提升。到了中学80年代,搬离了杂货店,离开了大家庭,报纸订阅也就剩下两分,一中"星洲日报",一英"海峡时报"。偶尔,父亲会买"中国报",还记得我总是会追着里头的言情小说,如今想起来,那些小说其实并不是那么高素质,但里头非常煽情的故事内容就像是香港电视台的连戏剧,无聊得来却也总像是饭后的甜品,小巷里小人物的故事或是豪门恩怨剧情却也总像是咖啡因所产生的镇定作用,皆是矛盾的追随。除此之外,当年"星洲日报"的连载武侠小说可算是我每日早餐后的功课,会非常忠实的读着每一篇连载,等到大结局时反而会有股失落感,如果下一个故事不如之前的,会有好几天像是没了事情忙,手脚没处摆放。然后,有一段时期不知为什么会爱上剪报,诸如1987茅草行动这些报导,甚至一首流行乐曲创作的来由,都让我剪了下来,整整齐齐的贴在大大的图画练习册上;再然后,有了小孩,不再做这等事了,每搬一次家,因为画册形状大得占位子,纸张也变质,就思量要不要留下,越是重读,翻阅,心里越是不舍得。也许情怀使然,每一则剪报似乎都在教我回忆当时的自己。直到去年八月搬入这一间家,部分剪报终于被我忍痛的丢弃,或许父亲的离世叫我对人生的看法又去到了另一个阶段;割舍世间的一切情缘是如此的艰难,但也必须那样的无情给挥刀斩断。

2003年, "东方日报"的面世,受了父亲的影响,那份誉为我国第一大报渐渐从我的生命中消影了。偶尔在某处看着它,翻开阅读,重重的陌生,无法呼吸的窒息感顿然从心底而生。如今,会先阅读专题,评论,名家专栏,世界新闻,財经,娱乐,最后才会翻阅体育,地方及国内新闻。依然还是改不了习惯,喜欢从报纸的尾页,由右边读至左边,被其他人笑说这是曝露年龄的举动。

要怪平板电脑吗?半年前拥有了它,由于过于方便,手指一点,东方电子报即刻展现眼前,连其他报纸也"历历在目",外子反倒比我专一,会偶爾特地去买了一份东方日报,上班前认真的翻阅。我一直暗暗催促自己快去找个附近的报纸代理商,让他每天给送报过来,但,电子的行动终还是快过传统,始終沒訂閱成功,該怪那一方面?


2012年11月7日星期三

两眼望前
是茫然的神情
活,是过着
觉,是空着

停下思路
万千的责职却由不得
松懈
多想放下
脚步却拦截于抽泣的心

路过的
对望却没交流
本来就属苍海桑田
何必苦苦认定曾经相识
别过头
尘埃拂一拂
两眼再怎么茫然
晨曦的露水
总要叫那双眼眨一眨
微微的晨光
总也会教那嘴角扬一扬

哪有那份闲情将心
掏空

2012年10月1日星期一

存在的实质











我不懂什么叫天机
我不懂什么叫使者
也许我只是庸庸之众
我并不具有超越的资质来让上天妒忌
任何的预测要唤谁来解答

这一生竟然要那么小心翼翼行走来避开所谓的预测
就算轻视生死告别也为此而宁愿遗憾终身
值得与否我永远都不想去揭开
任何的解释还是离不开天机

我也想给予谅解
我也想忍住不语
我从也没有怀疑过那片赤子之心
我只不过没法理解天机若是一一应验
假设的分离与实质的生离死别何尝不是划成一个等号
煎熬和忍耐何尝不是一种折磨
一晃而过的人生
应该相信有缘有份的一世
刻意的安排难道不是违愿
难道不叫我心深深怨怨
怨的不是你的心
怨的只是你的看不透

一生学识应该可以胜戳谁也解不开的天机
一生自信应该能够不那么容易被挫败
一生天智应该懂得分开现实与超能
一生智慧应该足以征服超能力量就算它真的存在
为什么你被打败
为什么你被慑住

无形的力量
无形也能解释为
不存在

我由始至终没有怀疑过你那一片
赤子之心







2012年9月28日星期五

温柔人生


一段音乐
附加歌词

深情笑容
多情双眼

此生多情觅得一生柔情对待
温柔如你
就要一生用情相许
漫漫路遥
未知何时是尽头
温柔人生
总也甘愿一尝春蚕到死丝方尽


2012年9月2日星期日

文字的理解

文字写在纸上
心情复杂但却未能理想的告诉墨汁
黑色的你悠游纸上
我的意思你能清楚的停留吗
我无意代表任何人
我也没有能力
哪怕想向某一方表示一丁点的发言权
没有
从来我的思想是异类
从来我的沉默是无语
谁要浪费时间在我眼里读出
我的不安
我的抗议
我写吧
如果你们都这么忙
我写吧
如果你们都这么远
但原来
只有我的位置
如此
山高水远

文字居然也没有任何优先
出现在每一个人脑子的分析版图
却也歪歪曲曲
鸵鸟也还是不甘寂寞
奔跑
然后不顾一切
往沙堆一插
头也不回

我要什么
你们疑惑
站在高处
我懂我的拥有
我懂我的不足
我调整我的步伐
配合差点陌生的脚步
我当然会不适
我当然会心揪
面对  说出
彼此的了解不是隔空想像
更不是向天祷告就能解开
墨汁还有耐心等你们的行动吗
只怕剩下墨渍还等不到

文字
你又再趴格子吗
栏杆架起了吗
你怎么就不能安分点




2012年8月26日星期日

黯然

如果今生无法在你的注视下坦然的回望
是否就注定此生将不再平淡

彼此的感受总有无形的约束牢牢的将它制止
不能往前   不能跨出
失控的贪恋却叫心里黯然阵阵

飞快的一眼是一种慰藉
压抑的情愫是一种自制
如果今生再也无法逃离那慑人的目光
那就让他萦绕吧
反正
天地的分裂早已是一则不变的逻辑



2012年8月17日星期五

眼泪里的幸福

很静
在心里
喧哗
在脸上
强烈的对比
自己也不明了
仿佛回到了孤单的日子

很伤
在心里
笑容
在脸上
矛盾的人生
什么时候开始
像雪花悄悄的飘落
累积在心头的挂念

孤独涌现
就在欢笑过后
莫名悲伤
也在欢笑过后
人生爱恋
我懂
欢笑过后
我却哭了

哭着
不让你懂
笑着
你给的爱
今生的幸福
是懂了遗憾
才会拾起片片的花心
将眼泪把他们冲洗一番
然后铺在幽静的小路
等你踩着走向我






2012年7月4日星期三

心疼

总是有藉口  说你不懂我
总是有埋怨  说你忽略我
你脸上的笑容追逐我的开心
你脸上的茫然全因我的沮丧

总有你的欣赏  看我的高飞
总有你的宽容  看我的堕落
你笑容里的纯真是我的用心
你牵挂的眉头却是我的负心

我纠结的心情  你永远不会明了
我放肆的嚎啕  却让你无法适从
我把我自己放在另一个世界
让所有的畏惧  让全部的忐忑
统统都流放去到你看不到的角落

我忘了你不是一个好情人
我忘了你不会对我耍脾气
但我知道  如果有一天
我在黑暗中洒泪  你会提着一盏灯
让幸福舔舐我的泪水  让暖意将我紧紧抱着

我忘了  我是你永远的爱人




2012年7月2日星期一

生命中走过的凝视和微笑

生命中的遇见有多少是匆匆的过客
又有多少是在交会中不小心给坠落的
记忆中不小心接触的凝视
似乎还不愿意消失
心底有没有被触动
不敢确认
不该承认

懵懵略懂
凝视的背后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也许这凝视只为着催化另一个记忆
会不会是在某年某月
遇上的另一个生命
曾经匆匆的走过
还没来得及呼叫
她已轻轻的微笑
就消失在另一个转角处

被凝视着
静静思量
这紧闭的双唇
牵动似是非笑的眼睛
曾经在生命中出现过吗
何时  何处
哦   懊恼

不应该的年代
不应该的微笑
掀起高挂在夜空的星星
一闪一闪
爱将秘密锁住

因为不能说
因为不敢说
那凝视和微笑注定会远行
注定会漂泊
注定会坠落
坠落在互相看不到的时空里

秘密
总还是微笑的锁在走过的生命中